首页 > 工作动态 > 内容阅读

隆回发展金银花产业艰难历程

2015年09月14日 作者:夏天  来源:
 

“我们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没有老区的全面小康,特别是没有老区贫困人口脱贫致富,那是不完整的。这就是我常说的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的涵义。”习近平总书记在调研过程中,多次提到,“党中央的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笑还是哭。如果乡亲们笑,这就是好政策,要坚持;如果有人哭,说明政策还要完善和调整”。然而,在近一年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南北金银花”之争,我们看到政策要考虑老百姓的要求,路还很长。

 

说起金银花,就不能不提及我国湖南省隆回县盛产的特色金银花。隆回金银花全身是宝,主要有效成份为挥发油类、黄酮类、有机酸类等。黄酮类主要有齐墩果酸型皂苷和常青藤型皂苷;有机酸类主要有绿原酸和异绿原酸。特别是绿原酸等药用有效成份含量高,富含抗肿瘤的特殊药用成分。我国金银花总面积约60万亩,常年总产量在1.8吨-2.0万吨之间,隆回金银花年总产1.1万吨,占全国金银花总产量的50%以上。隆回金银花药性好、产量高,享誉海内外,有“中国金银花看湖南,湖南金银花看隆回”的美誉。

然而,受南北金银花之争影响,湖南隆回县这个曾经的“全国最大的金银花集散中心”现在确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事件的起因是,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通过微博实名举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称其“为利益集团代言”,并呼吁现任食药监总局局长张勇“引咎辞职”。陆群在微博中声称,国家食药总局和中国药典委(以下简称“药典委” )通过对《中国药典》(以下简称“药典” )的修订涉及权力腐败,“剥夺了中国南方地区千百年来对金银花的品牌权”。

 

需要指出的是,位于湖南西南部的隆回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力发展金银花产业,其种植的“南方金银花”(灰毡毛忍冬)一度占据全国金银花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灰毡毛忍冬”作为隆回县的支柱产业,自1963年起种植,一直被当做中药“金银花”的植物来源,一度占据全国金银花市场的半壁江山。但随着灰毡毛忍冬在2005年版、2010年版《中国药典》被命名为“山银花”,在名分上成了金银花市场的“假货”,价格一落千丈。隆回县试图为金银花正名已有两年之久,使用专家论证、政府沟通、媒体澄清、民意传递等一系列办法,均无功而返,致使隆回县金银花产业深陷金银花、山银花“两花之争”的困境,急需上级部门统一规划扶持。

“金银花”为忍冬科忍冬属植物干燥花蕾或带初开的花的统称和俗称,祖国医学经过长期的临床实践,将其中“忍冬、灰毡毛忍冬、黄褐毛忍冬、红腺忍冬及华南忍冬”做为主要药用品种,并长期通用,被历届国家药典或地方药典共同纳入“金银花”药品名称项下,为各大药厂大宗采购品种。在历届国家药典的定义中,其[性味与归经]、[功能与主治]、[用法与用量]也相同无异。在人们长期的种植实践中,又逐渐形成了我国北方种植“忍冬”,南方种植“灰毡毛忍冬、黄褐毛忍冬、红腺忍冬及华南忍冬”的地域特点。南方金银花种植又以国家林业局命名的“中国金银花之乡”湖南省隆回县为突出代表,隆回县上世纪70年代开始大力发展种植金银花,主栽品种“灰毡毛忍冬”,目前全县种植面积21万亩,干花年产量达1.1万吨,已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金银花原生态种植区和集散地。2005年,“隆回金银花”获国家质监局授予的“中国地理标志产品”称号;2009年,“隆回金银花”被国家工商总局核准为“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2010年,“隆回金银花”已作为重大项目被列入国务院下发的《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2011—2020)》。如今,武陵山片区共种植“隆回金银花”等南方金银花主栽品种40万亩左右,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70%以上,金银花产业片区受惠贫困人口达3600万人以上。

 

金银花,名称是我国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它是忍冬科忍冬属植物的总称,它的特点是“花初开则色白,经一二日则色黄,黄白相间故名金银花”。几千年来,我国南北各族人民心中只有“金银花”一个名称,而无“山银花”之说。但2005年,国家药典将一直合法通用的金银花分列为“金银花”与“山银花”,由此造成了中国南北“两花之争”。国家药典把我国北方主栽品种忍冬作为“金银花”药材的唯一来源,把南方金银花主栽品种灰毡毛忍冬、红腺忍冬及华南忍冬等单列为“山银花”。由于自古从来没有以“山银花”名称入药方的,国家药监部门又没有将原合法使用山银花的有关药厂的相关金银花配方进行同步更新,客观上造成一个原本欣欣向荣的武陵山片区国家扶贫主导产业顷刻市场归零。又因市场不当竞争,在“两花”原来一直合法通用的领域,被分列出来的南方金银花(山银花)备受山东金银花产区利益集团诋毁挤兑,近年来南方金银花(山银花)价格及销量应声而落。据初步统计,武陵山片区广大花农每年损失上亿元。被国务院定位的“优势药材资源”成了“政策性假药”,武陵山片区广大贫困花农“被国家政策伤了”。值得玩味的是,虽然国家食药总局明令以金银花为处方和原料的企业,不能使用山银花,但依然有大量南方山银花被北方药企和采购商以低廉的价格买走,来作为金银花高价出售,这更让让生产“南方金银花”的地区感到不公平。

 

为了平息南北金银花之争,各方也做出了一些磋商,但直至2014年11月,国家食药监总局才迟迟出台了《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办公厅关于<中国药典>分列管理中药材品种有关问题的复函》(食药监办药化管函〔2014〕559号),启动原南方金银花(山银花)使用厂家更新药方的审批程序,而目前获批更新配方的药厂为数不多,今年1月份,国家药典委员会在其官方网站上只公示了7家,相对整个南方金银花(山银花)产业规模(产量占全国70%以上)来说,这仅仅是杯水车薪。

金银花,这个千百年来约定俗成的名称,现代市场经济社会已赋予了它巨大的品牌价值,应该为包括武陵山贫困山区广大南方金银花种植户在内的各忍冬科忍冬属植物产业链利益相关者共同享有。而2005版药典突然将金银花分列为“金银花”、“山银花”,让北方忍冬独享金银花名称品牌,无端否定了北方金银花、南方金银花安全通用的铁定历史事实,也剥夺了南方金银花的合法市场,严重损害了武陵山贫困片区金银花产业链利益相关者合法权益,这与国家扶贫政策相左,与国家药典“重视继承我国民族医药传统文化”原则相左。在当前国家药典中药性相左、药名相同、有毒害风险的药物尚比比皆是的现实情况下,却急于将药性相同、临床通用的北方金银花、南方金银花分列,这更是违背了国家药典“兼顾国情和资源情况,要与国家整体发展水平相协调的”原则。

 

《中国药典》是由药典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负责组织编纂《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及制定、修订国家药品标准,是法定的国家药品标准,也是中医用药的权威参考书,可以说《中国药典》掌管着中国医药产业的命脉,能否进入《药典》也必然成为利益纠葛的焦点。据简单计算,一旦被药典收录,一年一个品种的药物卖一个亿都是有可能的。这也成为各制药厂家和药材厂商削尖脑袋想进入药典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加大对金银花产业扶持力度,湘鄂黔渝边区县(市、区)政协工作联席会第32次会议于2015年6月23日至26日在湖南省隆回县召开。会议围绕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和扶贫攻坚、充分履行政协职能等进行了广泛多层次的交流讨论。湖南省政协和四省26县(市丶区)政协领导出席了会议。本次会议主建议党和政府及国家部委对南方金银花产业给予大力支持,强烈呼吁国家药监局、药典委尊重历史,正视民情,在政策层面尽快还原山银花主体市场。具体建议如下:

①“隆回金银花”已作为重大项目被列入国务院下发的《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2011—2020)》,隆回已成为全国种植面积最广、产量最大、富民作用最强、示范辐射带动力最大的金银花生产基地县,对于武陵山片区产业扶贫产生着重要辐射作用。因此,特建议上级各部门对隆回金银花做产业专项扶持。

②将“两花”合并,把南方金银花(山银花)重新列入国家药典金银花项下。

③在“两花”合并之前,允许古籍处方中金银花产品使用南方金银花(山银花)作原料,允许南方金银花(山银花)、北方金银花通用。

④建议湘鄂黔渝“三省一市”政协委员会分别组织本辖区内的全国政协委员围绕“进一步发展南方金银花产业”主题,加强区域合作,开展调查研究,努力撰写有价值、高质量的联名政协提案或政协工作建议呈报给全国政协或国务院相关部委,为共同推进南方金银花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习近平同志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总结大会上提出了从严治党的几条要求,其中让人印象深刻的一条是,“党内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不允许搞利益集团、进行利益交换”。习总书记多次强调,改革要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是解决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问题的核心。南北金银花之争,考验的正是各方如何平衡利益,如何真正做到以民为本?我们相信在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下,这个问题也必将能够顺利解决,真正实现各方共赢。


(责任编辑:曾晓波)